金融新闻

金融新闻
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小说:发现对象有异性朋友?男人的语气真的是让人无语


发布日期:2020-09-07 05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直江眼盯书本回答。伦子倒掉刚才泡在茶壶的温开水加进热开水。

他看书,自己洗碗,伦子对于这一情景感到十分舒畅。洗完餐具,擦净了水槽,伦子又操起吸尘器。

伦子站在水槽边为他洗净用过的餐具,直江依然看着书。

“好饿!”

直江在一旁背对她看着晚报。

直江显得不耐烦,抬头看了伦子一眼。

“并不太脏。”

伦子是位干净利索的姑娘,不把眼前的家什搞整洁就不舒心。

摘除阑尾这种小手术,凡是外科医生都能做。曾经在大学医院里当过讲师的医生能做这种小手术,毫不足怪。然而,直江的手术不单单表现在刀口小和手头麻利方面,他手上的动作、器械的操作,没有一丝多余和犹豫。细长的手指就像经过计算的机器,一下子就能准确地捉住要害。

“有只发卡。”

一人独居的直江已同钟点工订了一份每周为他清扫两次的合同。因为他每天只在夜间回来睡觉,所以每周清扫两次倒也不显得太脏。只是他喝酒喝咖啡后从不洗刷,积存了许多脏杯子。

伦子不由分说开动吸尘器,直江只得慢吞吞地站起来走到阳台上。从打开的玻璃门口传来了夜晚街道上的嘈杂声。

伦子虽说是个护士,可她始终没离开过外科,见过很多医师做手术,像直江这样超群的医术她一眼便看出来了。尽管他的言语不多,但他对患者的问话以及回答问题等都准确利索。抛开直江曾是大学医院讲师的经历不谈,近来患者也对他有了新的评价。

伦子忽地起身下了床,慌忙拿起抛在床头和地板上的内衣走进浴室。她的整个身体仍然像驾云一样飘忽不定。她对自己近期感觉亢进感到羞臊,不过,她冷峻的单眼皮此时在镜中却显得温柔了。

伦子极力抑制住情绪问。

“不行!虽然没有垃圾,可有灰尘啊。”

完事以后的苏醒,伦子却比直江晚得多了。当她觉得腹侧一阵小小的痉挛平静时,才慢慢睁开了眼。

简直是悠然乘兴走到了一起。而且,这种顺水推舟的表现也美妙得令人目瞪口呆。一句话,因为伦子喜欢,谁也阻挡不了。

“一个女人?”

伦子同直江发生肉体关系是在初次约会的当天。他们在咖啡馆相会,去小饭馆吃饭,然后,被直江带到了旅馆里。

伦子用吸尘器从沙发底下到床边仔细地吸了一遍。扫完地,擦完了桌子,伦子前来整理床铺。床上被刚才踢踏得乱七八糟。她把褥子铺平,摆好枕头,铺上床单。

起初,伦子也这么认为,可是,在第一周给直江当了一次阑尾炎手术助手以后,她简直被他的高超技艺惊呆了。

直江给她的第一印象是生硬而冷淡。不论对患者对护士,他只说必要的最小限度的话。那种生硬有时也被人看成是不亲切。偶尔在护士们中间也听到一些有关他的坏话,如:骄傲自大,目中无人。

然而,尽管直江有一流的技艺,可不知为什么总给人以自暴自弃的感觉。虽然他对患者极为关心,可另一方面又很粗暴。他的冰冷态度使伦子惴惴不安,并且难以忘怀。

“做点什么吃的吗?”

直江光着身子披上深蓝色棉睡衣下了床。

同直江结合时,伦子已经不是处女了。三年前,她刚从护士学校毕业,就被一个大她五岁的男人夺走了贞操。关系持续半年后,因那人调到仙台工作而中断交往。好像男子一开始就抱着玩弄女人的态度,所以伦子发誓再也不跟男人发生关系了。然而,时至今日,她却盯住直江放不开手。

她手托发卡向阳台那边偷看了一眼,直江正背朝这面抽烟。

伦子穿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时,直江正躺在床上看着外文书籍。

“请站起来一下!”

“我说,这里有人来过?”

每次她到直江的房间来,都想为他打扫卫生。

“喝杯茶吗?”

“嗯。”

那天晚上的程序也同往常一样。

在通明的灯光中,她感到羞愧与屈辱,然而,其结果却是情欲顿起,燃烧起来,忘记了一切。事后回想时,当时她发出过呻吟声以及咬他肩头的蠢事也都记不太清了,只有一种悠悠忽忽甜美的感觉。

“太麻烦,打电话要些寿司吧。”

她展平皱褶,将床单塞入枕头底下时,弄掉了一只发卡。她把它拾起来,托在掌心里端详。发卡呈黑色,U形。同自己所戴的略带绿色的发夹大不相同。她从不使用U形发卡。

“再给我倒杯茶好吗?”

每次都是她先来到约会地点等待,尽管满腹委屈,也毫无办法。

伦子到门厅打完了电话,回来时直江仍在看书。

“什么?”

伦子同直江第一次单独会面的地点也是在这里。那时是直江到东方医院来工作一个月以后的八月末。

直江并不回答,他关上阳台的玻璃门,坐到写字台前。